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业务员 > 文章内容

女子离婚3个月后莫名背千万巨债 每月工资被强执-西部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7-01-03 阅读:

  催债人竟以孩子作要挟

  “你们谁是严敏(化名)?”严敏在武汉一家事业单位工作。去年初春,严敏在单位窗口办公,三名壮汉闯了进来,直呼“还钱”,吓得来窗口办事的市民目瞪口呆。三名壮汉说:“你老公在咱们这儿借了500多万,现在到期了,别人没影了,这个钱他不还,你还。”严敏当时已和前夫离婚3个多月,而且她基础不知道前夫竟然背着她借了这么多钱。

  当天,三名壮汉寸步不离地跟随着严敏,严敏无奈工作,也不敢回家。到了晚上,三名壮汉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,严敏只好报警。但三名壮汉既没有着手,也没有其余守法举动,民警倡导对方通过法律手段起诉,但也没办法制止对方跟着严敏。在三名壮汉的“照管”下,严敏在一家24小时便利店坐了一夜,第二天回到单位,三壮汉仍然尾随其后。友人们偷偷叫来一辆车等在办公室门口,严敏谎称上厕所,趁机坐车分开。

  回到家后,家门口被红漆喷满了“杀”“去世”的大字,讨债人天天闹事,严敏患上了重大的抑郁症,班也上不了,家门也不敢出,曾经数次想自残。讨债人还悄悄找到她儿子的幼儿园,威胁老师把孩子交出来。严敏不敢独自去幼儿园,只得叫上多少位表哥,才把儿子从幼儿园接回来。

  “当初只有听到门口有一点声音,我儿子就会把手放在嘴边??‘嘘’‘嘘’,要大家安静。”谈到儿子,严敏不禁哽咽起来。

  前夫举债1200万后失踪

  严敏与前夫徐琪(化名)是大学同学,两人恋爱6年才结婚。婚后,徐琪辞去牢固的工作创业。严敏的父母拿出毕生积蓄60万元交给了徐琪,严敏还将陪嫁的屋子做了抵押贷款。“从银行借的300万我是晓得的,也是用我的房子做的典质,所以这笔债我认了。然而其余钱,我绝不知情,凭什么要我还呢?”

  固然严敏声称自己对前夫的巨额借债毫不知情,也提交了相干证据,证明家庭开销全部是她的工资在包袱,但法院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对于实用(中华国民共和国婚姻法)若干问题的说明(二)》第二十四条划定(以下简称24条),以为这笔钱是在她和前夫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借的,那么她和前夫就要共同承担这笔债务。

  徐琪做生意这多少年,家庭开销全部是严敏负责的,徐琪一分钱没交过,孩子一天没管过,生意做得怎么样,也从不回家说。后来,两人协议离婚,没想到离婚才三个月,1200万元的债权忽然冒了出来,而徐琪也消失了。“当初我无家可归,每月工资全体被法院逼迫履行,治疗抑郁症的钱跟养儿子的钱,都是父母友人接济的。‘24条’保护了无辜的债务人,可我和我的孩子难道就不无辜吗?”

  “24条”不能机械适用

  “‘24条’存在“三大过错”。”中国婚姻法学会理事、长期从事家事审讯的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高级法官王礼仁认为,“24条”中,以“婚姻关联”作为债务推定的根据或根本毛病;无条件掩护债权人的破法目的和范围弊病;逻辑结构和举证责任分配错误。“假如直接适用‘24条’就可能导致‘婚姻关系是个筐,任何债务往里装’,甚至于很多无辜的妇女孩子受牵连。因此,‘24条’应当废除,从新构建科学规矩。”

  王礼仁认为,在“24条”废止前,在司法实际中应当用“判例抵制”,即在处理夫妻债务时抛弃或绕开24条推定规则,直接适用婚姻法41条及相关法律跟法理裁决,“最高公民法院民一庭陈新文庭长在2015年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也强调过,不能机械适用‘24条’。”

  具体说,就是对一方举债,认定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权,应当坚持婚姻法41条??是否用于家庭生活。举证任务上,除婚姻法19条规定辨别财产制外,对奇特财产制下的不约定为个人的债务,如果举债人要另一方承担责任,必须证明借贷是用于家庭生活。

  根据法理,夫妻间当然享有日常家事代理权;日常家事代理在夫妻借贷中,就是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借贷,个别多为小额借贷。重大家事应当共同决定,婚姻法阐明(一)有清楚规定。巨额借贷属于重大家事,自然须要夫妻共同签字,也就是共债共签。

  没有共同签字的巨额借贷,对不举债的夫妻一方来讲,完全能够通过举证义务调配,化解危险责任。也就是说,本应该共同签字的巨额借贷,举债人和债权人单独借贷时,举债人和债权人就必需证明其借贷用于家庭生涯(包括家庭经营),另一方才华承当责任。为了保护善意债权人,债权人可能证实自己有理由信赖属于夫妻合意的,也可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,但实际中难度很大。通过举证责任调配,可以把危险转移到举债人和债务人身上,有效杜绝虚假债务和遵法债务。

  同病相怜者不少

  突然背负1200万巨债的严敏,一度精神抑郁,觉得后半生无望,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意识了一位和她有着相似经历的罗女士,并加入了“24条”公益微信群。群友们诚然和她一样,都莫名其妙因“24条”背负巨债,然而却阳光踊跃,经过他们的劝导,严敏逐渐走出阴影,踊跃面对生活。

  除了安慰每一位入群的新“受害者”,该群的群友们做得最多的事就是摈弃个案思维,呐喊修改“24条”,在法律框架下解决“婚姻中一方不当举债,另一方须承担连带责任”的问题。

  “我们十分明确,法不溯及过往,即使促成‘24条’修正,我们身为受害人也未必能实行回转或者成功翻案,但我们不渴望再有无辜者连续受‘24条’所累,也欲望那些没走进围城的人,提起婚姻不再心生恐惧,咱们会始终推动公益修法,力争早日促成‘24条’修正,重构夫妻债务规则。”该群成员罗女士表示。

  连日来,武汉晚报“24条”系列报道,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。网易、凤凰网等门户网站,均以显明位置予以推送。其中,仅网易跟帖评论就超过60000条。不少读者致电本报谈到了自己的看法和困惑。

  读者陈先生说,“前妻出庭作证说是她本人借钱出去赌博了,为什么法院还要依据24条推定为夫妻独特债务呢?”张小姐的男朋友是做生意的,两人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,但看到本报的报道,她表现,“我都不敢领证了,万一他背着我在外面借了巨债,而后跑了,我的后半生要怎么办?”婚姻中一方不当举债,另一方的合法权力该如何维护,本报今日将继续关注。 本报记者 陶盼

编辑:

上一篇:大雾橙色预警:9省市有大雾 局地能见度低于50米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